乾隆皇帝六下江南目的何在?

一键转帖: 分享杰策网至人人网  分享杰策网至开心网  分享杰策网至QQ空间  分享杰策网至新浪微博  分享杰策网至QQ书签  分享杰策网至豆瓣  分享杰策网至51  分享杰策网至Baidu搜藏  分享杰策网至Yahoo收藏  分享杰策网至Koudai分享  推荐给好友

清乾隆皇帝(即高宗弘历)在位60年,不但曾于乾隆十六年(1751)、乾隆二十二年乾隆三十年(1765)、乾隆“十五年(1780),乾隆四十九年(1784)女 次向巡,到过准安,扬州,苏州、杭州、徽州,、江宁等江南许多地方,而且还将他的“南巡”视作其平生矗重要的两件大事之一。他在《御制南巡记》中说:“予 临御五十年,凡举二大事,一曰西师,二曰南巡。”为什么乾隆皇帝要如此兴师动众地南往北返、一连六下江南呢?有说是乾隆皇帝艳羡江南,乘兴南游的,有说是 搞清自已的出身真相,有的说是“希望南巡解决社会问题····答案至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最 新的一种说法即是,本文介绍的“徽菜说”即乾隆皇帝一下江南之后的多次江南之行,实在是为了再次亲临扬州等地,再来品尝一下江春为他提供的接驾徽菜盛宴佳 肴而来。那一席又一席的“江春徽菜接驾宴”,不但是他平生从未品尝到了,甚至于连听说也没有听说、见也没有见到过,因此好奇心大获满足,并且一尝而不可 收、不能忘。回京后,好几次都回想起、回味起那江南世富江春的徽菜佳肴,几次目令御厨烹制,却始终难以如愿,总是做不出那个味。于是,只得一次又一次地再 下江南、再见江春,才能尝到那个味、一解那个谗,正所谓“目以食为天‘,“吃”,才是天下最大的大事儿。

同时,乾隆皇帝之所以要六次下江南,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一次又一次地带亲睹他的御厨班于随行,以便学得江春接驾宴中的徽菜佳肴的烹任技艺,并采购到相关徽菜原料带回宫中去试做,然而却都未能奏效,于是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让他们“随行、再学,直到彻底失望为止。

在以上几种说法中,惟有这个说法中的“美味诱惑”,最足以成为乾隆六下江南的强劲理由;而其它的几种说法,都只能解释为“一下江南的理由,却无法成为他为什么要一连六次下江南的理自。

我们甚至还可以因此而作出这样的假说:“江春徽菜接驾宴”的徽菜,更为这位最终活到89岁、在中国历史上二百多位皇帝于中寿命最长的乾隆皇帝的健康长寿,立下 了汗马功劳。

江春(1720 1789),字颖长,号鹤亭,又号广达,安徽省古微州府歙县江村外村人,清代著名的客居江苏扬州业盐的徽商巨富,为清乾隆时期“两准八大总商”之首。

因 其“一夜堆盐造白塔,徽菜接驾乾隆帝”的奇迹,而被誉作“以布衣结交天子”的“天下最牛的徽商”。据《扬州画肪录》所记,江春任总商四十年,先后蒙乾隆赏 蹋“内务府奉富苑御”、“布政使”等头衔,荐至一品,并赏戴孔雀翎,为当时盐商仅有的一枝,时谓江春“以布衣上交大子”,“同业中无不以为至荣焉”

乾 隆帝六下江南。均自江春承办一切供应,筹划张罗接待,即所谓“江春大接驾”。乾隆皇帝曾于金山行宫与江春奏对称旨,亲解御佩荷襄,面赐佩带,晋秩内卿,并 两次亲临江春的别墅“康山草堂”,蹋金玉古玩,题写“怡性堂”匾额。并以“盐商之财力,伟哉”赞叹江春的“一夜堆盐造白塔”的奇迹。

徽 州巨商江春虽然长期客居扬州,然而却一直生活与拼搏在他刻意营造出的“徽州殖民地”氖围中,住的是徽派特色浓郁的别墅以及私家园林,吃的是从老家带去的家 厨团队与主要原材料烹制出的徽菜佳肴,玩乐的是自家组建的“德音班”、“春台班”等徽剧家班,甚至于平常的生活会话用语,也因为乡人聚居的缘故而照旧使用 家乡话。特另值得一提的有两件事儿,一件是江 春家的“春台班”,乾隆五十五(1790 年),与“三庆班”“四喜班” “和春班”一道,奉旨入京为乾隆皇帝80大寿祝寿演出,演绎出历史上非常著名的“四大徽班进京,导致京剧诞生”的重大事件;另一件是:江春接驾乾隆宴,就是由他的家厨团队根据江春的设计而主厨并精心烹制而成的。

为 什么“布衣江春”能够参与每一次的接驾并获得乾隆帝的厚评与褒奖呢,那个中之妙就在于,江春所献的,恰恰正是地方官员们所或缺,又是乾隆帝从来也没有品尝 过的“地方微菜”,江春打的是“特色“牌。这些徽菜佳肴由茶品部分、早点部分、饮品部分、果品部分、食品部分、贡品部分、菜品部分。

网友咨询

   当前内容没有咨询! 马上发布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