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21)琴挑文君

一键转帖: 分享杰策网至人人网  分享杰策网至开心网  分享杰策网至QQ空间  分享杰策网至新浪微博  分享杰策网至QQ书签  分享杰策网至豆瓣  分享杰策网至51  分享杰策网至Baidu搜藏  分享杰策网至Yahoo收藏  分享杰策网至Koudai分享  推荐给好友

王立群读史记之汉武帝(21)琴挑文君

    司马相如,西汉时期一个著名的大才子,他和出身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卓文君的私奔故事,在中国历史上可谓家喻户晓。两千多年来,人们都把它看作是一个才子爱 佳人的故事,到了近代更是有很多人认为,这是封建社会男女追求婚姻自由的典范。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司马相如真的是爱上卓文君,以至于要和她私奔成婚吗? 其中是否别有隐情?这个爱情传奇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司马相如到底是追求真爱还是另有图谋?

    在中国戏剧史上,“琴挑”是非常有名的一个折子戏,很多剧目中间都有“琴挑”这一出戏,但是“琴挑”这一出戏它最早的来源,却是来源于汉武帝时期一个大文 豪的故事。这个大文豪也姓司马,所以他和当时的史学家司马迁并称为“西汉两司马”,但是这个司马和我们讲司马迁那个司马不一样,所以此司马非彼司马。这个 司马他一生是名利双收,那么这一个大文豪,也就是这一个司马公,他有什么样的传奇故事?他和“琴挑”有什么关系?而且在这个司马公的“琴挑”的背后,究竟 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其实这一个文豪,也就是我们在文学史上汉赋四大家的第一位,司马相如。司马相如的原名叫司马长卿,小名叫犬子,古人认为这个人 小的时候如果给他起一个贱名,他就能长得特别好,所以司马长卿的小名叫犬子。后来司马相如学成以后,他就很羡慕蔺相如的为人,因此呢,他就把自己司马长卿 改名叫司马相如。

    司马相如是四川成都人,早年家里有一些资产。而汉景帝时期规定,一个人家里有“四算”,也就是四万块钱就可以为官,司马相如于是凭借家里的资产成为汉景帝 的侍从。他擅长写赋,但汉景帝却不喜欢赋,司马相如因此很不得志,后来他追随汉景帝的弟弟梁王刘武,梁王刘武死后,司马相如只好打道回府。官场失意的他究竟是怎样认识富家千金小姐卓文君的呢?他又是靠什么来吸引卓文君的芳心呢?

    司马相如回家以后,据《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记载,“相如归,而家贫,无以自业”,就是司马相如回家以后家里穷得没办法谋生。这里边就有一个矛盾了,司马 相如当年不是靠着他那四万家产做的官吗?为什么过了几年再回去,他反而是因为生活上没有着落了呢?这个疑问《史记》跟《汉书》都没有记载,我们现在也说不 清楚。但是可以肯定一点,就是司马相如从梁王那儿回家以后确实生活穷困潦倒,是在落难、落魄之际。就在这个时候司马相如的机会来了,他的一个好朋友在临邛 当县令,这个县令姓王名吉,吉利的吉。这个县令王吉,就是王县长给司马相如写了封信,说你在成都,司马相如的家是在成都。说你在成都待得不好,你就到我这 个临邛来,司马相如就去了。到了临邛以后,王县长就把司马相如安排在县政府的宾馆里边。然后,这个县令是每天去看望司马相如,每天去看,这个面子是非常大 的。然后司马相如呢,开始王县长来他还见一见,到后来王县长来拒而不见,不再见这个王县长。但是这个县长呢,越是不见他越是要来,他是天天来访,司马相如 是天天拒绝。这个事儿就在当时的临邛县传开了,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宾馆里住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贵客,搞得我们这个县长天天去拜访,他还不见。《史记》在记载这 件事情的时候写了四个字“缪为恭敬”,也就是假装着非常恭敬的姿态,天天去见他。这就给人一个想法,就是王县长去见司马相如不是发自内心的,是两个人商量 好的,他有意天天去拜访他,司马相如是有意不见他。那么为什么他天天去拜访司马相如,为什么司马相如天天不见县令呢?这样搞了一段时间以后,这就成了临邛 县的一个特大新闻了。刚好临邛县有两个很不简单的人,也就是说临邛县有两个钢铁大王,就是以炼铁暴富的两个大富豪,按我们现在的说法就是“民营企业家”, 一个姓卓叫卓王孙,我们简称他为“卓总”,另一个姓程,这个我们简称他为“程总”,这两位“老总”就听到消息了。因为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民营企业 老板”,对县长是比较关注的,县长天天去宾馆拜见这一个人,这个人还不见。两位“老总”一商量,说既然是县长的贵客,咱们不妨摆个家宴,把这位贵客请过来 宴请一下,宴请他的时候顺便把县长也请过来吃顿饭。作为“民营老总”请县长吃顿饭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刚好这是个请客的机会,这两个大老板就联手要请司马相 如。到了宴请这一天,王县长提前到场,然后宴请的临邛县所有的上层人物宾客满堂、高朋满座。但是这个时候就是不去请司马相如,因为当时有一个规矩,说这个 宴请人的时候把所有的陪客先请到,最后去请那个主宾,这才是最恭敬的礼节。客人都到了,县长也到了,然后卓王孙就派人去请司马相如,这个面子很大了。司马 相如说身体不好不能前往,司马相如拒绝了。《史记》是这样记载的,最后呢,这回来这一说,两个“老总”很没面子,请了那么多人竟然请不动主宾,这个宴席就 要泡汤,两个“老总”脸上就挂不住。王县长一听,王县长说我去,他亲自去,这个县令王吉亲自去请。《史记》记载了这么一句话:“相如不得已强往。”《汉 书·司马相如传》多加了一个字:“相如为不得已而前往。”这个“为”就是我们现在写的为什么的“为”,这个“为”就是伪装的“伪”的通假字。也就是说《汉 书》记载的是什么呢?是司马相如装作不想去,然后县令一再请,去了。这里边就有问题了,先是县长和司马相如两个人商量好“缪为恭敬”,然后是“为不欲往 ”。然后,司马相如一到,司马相如的风采一下子让所有的宾客全晕了,都被司马相如的风采给惊呆了。然后这就开始喝酒,酒喝到一半儿,王县长就捧了一副琴, 恭恭敬敬地送到司马相如的面前,说请司马相如为我抚琴一曲。司马相如还一再推让,王县长是执意相请,这样司马相如就在卓王孙的家里边弹了非常有名的两支曲 子。当然这两支曲子后人传说,这两支曲子有一个名字叫“凤求凰”,这个我们这里先按下不讲。司马相如这个人有一个特点,这个人口吃不会说话,但是文章写得 很好。而司马相如另一个特长就是弹琴,所以王县长让他弹琴,实际上是回避了他的弱项口吃,突出了他的强项弹琴。这两支曲子一弹满座皆惊。

    我们不禁要问,司马相如的葫芦里究竟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他为什么要在宴会上扬长避短?为什么要弹一支《凤求凰》的曲子?他和县令王吉是老朋友,但俩人的举止做派却不像是朋友之间的正常交往,而是像在上演一出双簧戏,他们要演戏给谁看呢?司马相如的目的是什么呢?

    《史记·司马相如传》里有一个交待:“是时卓王孙有女文君,新寡,好音,故相如缪与令相重,而以琴心挑之。”这个话的意思就是说,卓王孙家里边有一个千金小姐叫卓文君,而且刚刚守寡。年龄多大《史记》、《汉书》没有记载,但是《西京杂记》记载了17岁,17岁 守寡。然后司马相如装作是给王县长弹琴,实际上他弹这个琴的目的是让卓文君芳心暗许,就是想让卓文君听他这个曲子以后能够引发联想。我们再说卓文君这个 人,卓文君这个人《史记》、《汉书》对她记载得都不太详细,但是只记载了一点,说卓文君好音乐,非常喜欢音乐,就是有爱好。大家千万记住,一个人有爱好, 这个人就有软肋,你就有可以被别人攻破的那个弱点。而卓文君偏偏喜欢的是音乐,司马相如刚好用琴挑动她的春心。其实卓文君对司马相如来临邛已经早有耳闻, 你想司马相如来到这儿以后这么招摇过市,县长天天去拜访,然后卓王孙又来宴请,其实卓文君早有耳闻,只是无缘相会。这一次她老爸给司马相如请到家里,卓文 君隔着门缝一看,司马相如是一表人才,所以卓文君已经动心了。再听他弹了这一支曲子,卓文君可以说是心动不已,一阵狂跳啊,这就是“琴挑文君”。所谓“琴 挑”就是用琴音去打动一位姑娘的芳心、春心,这就叫“琴挑”。这个宴会一结束,司马相如是趁热打铁,立即用重金收买了卓文君身边的侍女,通过这个侍女向卓 文君表达了自己的感情。本来卓文君已经非常仰慕司马相如了,看到他的一表人才,又听了他弹的曲子,就觉得自己有点配不上司马相如,没有想到司马相如竟然重金疏通关系,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卓文君就暗下决心来了一个夜奔,连夜一卷东西跑了,跑到宾馆去见司马相如。司马相如一看卓文君来了,二话不说,铺盖一卷立即连夜走人。

    司马相如成功引诱卓文君私奔,不管是采用什么手段,才人算是追到了佳人。但前面我们已经有过交待,司马相如的老家在四川成都,家里穷得没有办法谋生。他把 卓文君从临邛带回成都,虽然临邛和成都相隔只有一百多里地,但估计凑足回家的旅费司马相如都有些捉襟见肘。那么,他把卓文君带回成都老家,他们的日子能过 得下去吗?卓文君能受得了穷吗?

    等到卓文君和司马相如回到他的老家,就是成都的家里一看,卓文君又晕了,怎么个晕呢?《史记》的记载,记载了六个字“家居徒四壁立”,说司马相如的家倒不 错,确实有个家,但是他那家里除了四扇墙啥也没有,就是一个空房子。当然这个空房子如果在北京三环以内,这个也是很厉害,很可惜当时那个成都,是在成都的 一个房子,“家居徒四壁立”,除了四扇墙啥也没有。第二天,卓王孙知道自己的千金小姐,应当称是“万金”小姐私奔了,卓王孙一听是又羞又气。不过,他是一 个“民企老板”、“民企老总”,他最擅长的就是经济手段。所以卓王孙一听说他女儿私奔了,虽然很生气,但是卓王孙马上就采取了一个办法,四个字,经济制 裁,就是你走可以,你跑了我一个子也不给你,一文钱都不给。卓文君这个人出身于豪门,她不是嫁入豪门而是逃出豪门。所以卓文君跟着司马相如回去再过,我们 都知道过惯穷日子再过富日子很滋润,过惯富日子再过穷日子苦不堪言,所以蜜月一完卓文君就受不了了。司马相如倒是不动声色,再苦都得咬着牙过,但是卓文君 受不了,卓文君是作为这么一个大富豪的女儿,她受不了,所以卓文君这个日子就过得心里很不愉快。《西京杂记》还有一个记载,说他们回到成都以后穷到什么程 度呢?他俩想喝酒没钱买酒,卓文君就把自己那名贵的皮袄拿过来,送到酒店里边,抵押到那儿赊一点儿酒回来。然后两个人喝,喝完以后,卓文君就抱着司马相如 的脖子嚎啕大哭啊,这个穷日子没法过。这个时候卓文君实在受不了了,卓文君首先提出来,她说你司马相如跟我回临邛,成都没法过,我们回临邛去。回到临邛我 即使是向我的兄弟借点钱,也比你在成都这么苦熬着要好。后来他俩想想,第一,确定要回临邛;第二,咱们回临邛做个小买卖。最后在卓文君的主动倡议之下,司 马相如勉强同意回到临邛,然后司马相如把自己的车马变卖了,弄了点钱开了个酒吧。这个酒吧一开,《史记》记载卓文君是当垆卖酒,“文君当垆”这是很有名的 一个典故,什么叫当垆?就是卓文君当一个酒吧女站在那儿,站柜台卖酒。司马相如呢,就更出格,穿上一个大围裙,跟下人一样跟那儿洗盘子、洗碗。这件事立即 就被卓王孙知道了。

卓王孙是一个有钱人,他的女儿在家门口开酒吧当街卖酒,女婿跑堂打杂,卓王孙会怎么想呢?他曾经因为女儿是私奔成婚,所以没给女儿一文钱,但面对现在这个局面他是一个什么心情?他又会怎么办呢?

    这个卓王孙就脸上挂不住,因为卓王孙不是一般的人啊。《史记》有一篇叫做《货殖列传》,这个《货殖列传》是讲当时西汉的经济状况,而且司马迁在《货殖列 传》中间记载了当时全国一些主要的富人,按照我们今天来说就叫做福布斯排行榜。在这个排行榜中间,卓王孙排名第一,是全国首富。你想他作为一个首富的“老 总”,他的姑娘竟然跑到临邛开酒吧当垆,他的女婿竟然穿着佣人的衣服在那儿洗盘子洗碗,卓王孙就觉得太受不了,实在是受不了。但是这时候卓王孙心里边既受 不了,同时他又感到很憋气,卓王孙这个时候觉得心里非常憋气。我想卓王孙的憋气也有道理,这里大概有这么三点理由,第一,这个事儿是引狼入室啊,谁把司马 相如领进来的?是你卓王孙自己啊。而且这个事巧的是什么呢?这个王县长是个“婚托”,他俩合伙把“卓总”给坑了一下,“卓总”是有苦难言,这是第一个。再 一个,卓文君不顾礼仪,在当时那个社会中间,一个女孩不经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然后你就私奔了,在当时是极其丢人的一件事情。你别人不说,我们知道越有 钱的人他越要讲面子,街上的乞丐他不需要讲面子的,卓王孙全国首富他就非常讲脸面,他觉得脸上挂不住。第三,你说你开酒吧哪儿不能开?你在你成都开,远一 点儿不好吗?你非开到临邛,开到我家门口,你不是找我的难堪吗?所以卓王孙实在是觉得又感到害羞又感到生气。而且这个火还发不出来,因为这个“婚托”是县 长,你这一发火把县长也兜进去了,所以卓王孙想来想去没有指望。这个时候就有人劝他,劝他这么几个理由:第一,你就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卓文君是你的一个亲 生女儿;第二,你家里边不缺钱;第三,卓文君已经嫁给人家司马相如了,你别管丢人不丢人,生米做成熟饭了,承认不承认都是事实啊;第四,司马相如还是个人 才,不管怎么地他还是个人才;第五,这个“婚托”又是县长。你想想这五个原因,你何必一直搞“经济制裁”呢?不如给他点钱,你放他一马不就行了吗?结果卓 王孙闷头想了几夜,最后痛下决心给了他们东西,大家猜猜给了多少?“分予文君,僮百人,钱百万,及其嫁时衣被财物。”这“三个一”一给,一百万,一百个僮 仆,一大批嫁妆,“三个一”一出台,酒吧立即关门,司马相如带着卓文君又是连夜就走。

    一对才人佳人的故事就这样以喜剧收场,司马相如和卓文君就成为中国古代追求婚姻自由的典范,他们的故事也成为流传两千多年的爱情传奇。但这真的就是一个纯粹的爱情故事吗?司马相如真的就没有别的企图吗?在这个看似完满的故事背后,为什么依然疑云重重?

我觉得这个爱情故事虽然非常美,但是它还有几个疑点,我想讲讲这 几个问题,第一,司马相如为什么“琴挑卓文君”?就是说司马相如为什么要“琴挑”卓文君?《史记》跟《汉书》都没有记载卓文君长得漂亮不漂亮,没有记载。 我们做一个假设,假如卓文君是一个丑女,那司马相如他那个心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你废那么大的劲娶一个丑的女孩子,那不用讲一定还有其他目的。所以 这种可能性假如真是如此的话,那司马相如可就真是一个大阴谋家。《史记》、《汉书》没有记载,但是《西京杂记》记载了,《西京杂记》记载的卓文君是个美 女,很漂亮。有这么几句话:“文君娇好,眉色如望远山,脸际常若芙蓉,肌肤柔滑如脂。”说卓文君眉毛、脸、皮肤都非常好,是个美女。是美女可以减少一点司 马相如的麻烦,至少说“琴挑”卓文君有一个目的,是想抱一个美女回来。但是并不能完全排除疑问,因为你抱了一个美女回来,你司马相如不知道你家里就那四扇 墙吗?你要知道你家里就那四扇墙,你抱了一个“万金”小姐回来,你能养活得起她吗?你好不容易把她“琴挑”回来了,你那个笼子里能养得住这个金丝鸟吗?第 二,司马相如在婚后和卓文君在成都过那么苦的日子,司马相如为什么想不到回临邛开酒吧?这一开酒吧不是逼得卓王孙“出血”吗?司马相如为什么想不到呢?我 们先看看司马相如这个人,据我们刚才介绍的故事来看,司马相如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如果他到临邛县来之前还没有想好一个周密的计划的话,那么他来到临邛县 和那个王县长“婚托”俩人一合谋。其实他俩已经商量好一个周密的计划,先你天天来拜访我,我是天天不见你,这不就制造了一个新闻热点吗?吸引了眼球。一个 鱼钩想钓一个鱼,结果一个鱼钩钓了两个“老总”,但是两个“老总”一个卓王孙一个程郑,程郑没有女儿啊,卓王孙有一个新寡的女儿,所以最终目标锁定就是这 个卓王孙。所以司马相如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他这么一个老谋深算的人,他就没有想到回临邛开酒吧,让卓王孙受不了最后自己拿钱。他想不到吗?我觉得他应当 想得到。第三,司马相如既然想得到,为何不主动提仪回临邛开酒吧,让你老爸受不了给点钱,咱俩不就富了吗?这不也是一种发财的机会吗?为什么司马相如不提 出来呢?为什么非要等着卓文君提出来呢?我觉得这里面有三点理由,司马相如不能提,司马相如再老谋深算,再想得到,他不能提,第一,丢人。你想想男子汉大 丈夫,司马相如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靠女人吃饭的男人,这在古代社会那个大男子主义社会来说,一个男人靠着女人吃饭人们看不起。即使到今天时代变了,人们对 这种爱情也要加一个引号,是“爱人”还是“爱钱”?所以司马相如不能提,想得到也不能提。不能提的第二个理由,就是他不知道卓文君会不会同意,假如他提出 来回临邛,万一卓文君是一个很有志气的女孩,我宁可饿死我不能向我老爸要钱,拒绝了,那这个话一旦拒绝了,今后再也不能提起来了。第三点,如果司马相如主 动提出来,咱这儿过不去,咱到临邛到你老爸家门口开个酒吧羞他,最后逼得他出血。如果司马相如这样提出来这个计划,卓文君会有疑问的,卓文君会想到,那么 你临邛开酒吧逼得我老爸出血这个计谋,是在“琴挑”之前想好的呢,还是现在日子过不下去想好的呢?换句话说,你“琴挑”我卓文君为的是我呢,还是为的是我 老爸呢?这个疑问一产生这就很麻烦了,两个人的关系卓文君一旦有了疑问,下一步就不好行动了。鉴于这三点理由,司马相如是咬着牙死活不能张口提这个事儿, 必须在这儿苦打苦熬,熬得叫日子再苦都不说苦。苦到最后叫卓文君受不了,卓文君提出来,司马相如来个顺水推舟,这才是上策。从这三点来看,司马相如把酒吧 开到临邛确实是为了谋财,我们也可以叫什么呢?叫劫财。这样一来司马相如就面临着一项指控,司马相如面临着什么指控呢?先劫色、后劫财。如果司马相如是这 么一个人的话,我们传说中的,大家都知道的司马相如“琴挑”卓文君的故事就要颠覆了。如果一个男人先劫色,后劫财,你觉得这个男人可取吗?你觉得这个男人 可嫁吗?那么,我提五个问题看大家能不能承认,如果我们能承认这五个问题,下面我们就好做结论了:第一,司马相如深知卓王孙是全国首富;第二,司马相如深 信自己经过周密的安排,能够“琴挑”文君;第三,司马相如深知自己“家居徒四壁立”的这个环境,无法养活卓文君,他那个穷家养不住;第四,司马相如深知“ 万金”小姐卓文君在成都受不了穷,卓文君一定会提出回临邛;第五,司马相如深信卓王孙丢不起这个人,一定会拿钱摆平。假如我们相信、承认这五点,我们就不 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劫财的计划先于劫色的计划,也就是在劫色之前,司马相如已经安排好了劫财的计划,只是他不能说先劫色,再劫财。而且这件事情跟王 县长,他和他这个“婚托”他俩密谋好了。所以这个流传了两千年的美丽的爱情故事,原来是这么一个骗人的骗局。司马相如确实是先骗了人再骗了财,先劫了色再 劫了财,是人财双丰收,是这么一个故事。那么司马相如如意地抱着美人回来,劫了巨款返回成都,这种浪漫爱情会幸福吗?会不会出问题呢?请看下集《情变之 谜》,谢谢大家。

网友咨询

   当前内容没有咨询! 马上发布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