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群读史记之秦始皇(11)李斯为政

一键转帖: 分享杰策网至人人网  分享杰策网至开心网  分享杰策网至QQ空间  分享杰策网至新浪微博  分享杰策网至QQ书签  分享杰策网至豆瓣  分享杰策网至51  分享杰策网至Baidu搜藏  分享杰策网至Yahoo收藏  分享杰策网至Koudai分享  推荐给好友

王立群读史记之秦始皇(11)李斯为政

    上一集讲到,秦王赢政十年,由于嫪毐叛 乱事件牵涉到吕不韦,吕不韦被迫自杀,秦王赢政从此失去了治国的一个关键助手。为了统一天下,在吕不韦之后,秦王赢政又起用了原来名不见经传的李斯,从此 秦王赢政在李斯的辅佐下,一步步结束了诸侯割据的局面,创立了统一的中央集权国家。在秦王赢政的历史功绩中,李斯功不可没。可是李斯是楚国人,而且出身于 平民,那么李斯究竟是如何登上秦国政坛的呢?他为秦国的统一究竟做出了哪些贡献呢?

    李斯是赢政即位以后,取代吕不韦辅佐秦王赢政的最重要的助手。李斯是楚国上蔡人,也就是今天的河南上蔡人。李斯年轻的时候,有这样一个故事,据《史记李斯 列传》记载:有一次李斯上厕所,看见厕所里的老鼠生活环境非常差,而且人和狗一去它就得逃。过了一段时间,李斯到粮仓里去又看见了老鼠。前面的老鼠我们叫 厕鼠,粮仓这个老鼠我们叫仓鼠。他看见粮仓里的老鼠生活条件非常好,宽大的粮仓里有吃不尽的粮食,也没有东西去惊扰它。李斯很感慨,就讲了一句话,他说一 个人的贤和不肖,不肖就是不贤。说一个人能不能够变成一个有才能的人,其实就在于他所处的位置。

    这个故事大家都非常熟悉,我们很多研究史学的人,都把这个故事叫做“老鼠哲学”,而且从老鼠哲学中推断李斯这个人很自私,他一心一意想保住的就是他在粮食 堆里的那个生存环境。我觉得这个看法有一点偏颇,李斯看见厕鼠和仓鼠,实际上是得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人生感悟:一个人的一生能不能成就一番事业,很大程度上 取决于他处在什么样的平台。仓鼠和厕鼠的区别就在于仓和厕两个平台不一样,这是李斯很独到的一种人生感悟。

    李斯开始是在郡府中做一个小吏,明白这个道理以后,他就不愿意再做小吏了。他辞去了小吏的职务,跑到齐国去投奔当时的一个大师,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荀子

    荀子是战国末年的一个著名的儒学大师,可以说是先秦诸家的最后一个集大成者。但是荀子的儒学和孔子的儒学有很大的不同,荀子着重研究的是如何治理一个国家,我们称之为帝王之术,也就是说怎么样当一个帝王,怎么样辅佐一个人让他成为帝王。

    李斯就跟着荀子开始了他的学习,学习完以后,李斯面临一个抉择,毕竟他懂得平台的重要性,所以他在做选择的时候,就把天下的国家作了一个分析。他觉得,只 有到秦国去才能实现他的人生抱负,也只有秦国能够提供给他一个广阔的平台,于是他就决定西行入秦。临走之前他和老师荀子有一番对话,荀子问他为什么要到秦 国去。李斯回答说,目前各国正在争雄,只有秦国可以吞并天下称帝,这是我施展才华的一个机会,不能错过。而且李斯认为,卑贱是最大的耻辱,穷困是莫大的悲哀,因此他要去秦国。

    李斯入秦的时候,正是庄襄王子楚这个时期,当时秦国统一天下的大趋势已经更加明朗化了。李斯选择入秦,表明了这个人政治上的敏锐。但是李斯赶到秦国去的时候很不巧,庄襄王子楚病故了,秦王赢政即位了。赢政即位的前九年有吕不韦主政,而这个时候赢政才13岁。所以李斯到了秦国以后,审时度势,投奔到吕不韦的门下,做了吕不韦的门客。

    当然李斯不是一个一般的人,他是一个有抱负、有才华的人。怀才就像怀孕,终究是要被发现的,吕不韦很快就发现李斯非常有才,史书记载四个字:“不韦贤之”, 就是吕不韦认为李斯很有才华。吕不韦从自己的三千门客中间,把李斯提拔为郎,就是一个侍从,跟随吕不韦身边,这样李斯就有机会接触到另外一个重要人物,就 是秦王赢政。有一次,他利用见到赢政的机会,给赢政讲了一番道理,他说凡是能够成就一番事业的君王,都必须抓住时机。

    秦国历史上秦穆公曾经非常强大,但是那个时候时机不到,不能够统一六国;秦孝公变法以后秦国很强大,但是强大得还不足以并吞天下。现在的情况不同,现在的时机是对秦国最好的时机,如果抓住这个时机统一天下,那就好像在厨房里搞个大扫除一样简单。

    李斯第一次见到赢政,就提出来一个重大问题,就是统一六国的时间应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斯的话非常符合赢政的想法,所以赢政很赏识李斯,提拔他做了长史。秦国的好几个部门都设立长史,由于史书记载的匮乏,我们不知道李斯在什么部门担任长史,但我们至少可以看出来,李斯这个时候已经从吕不韦的相府之门来到了中央政府,这是人生跨越的一大步。

    第二次他见到秦王赢政的时候,又提了一个建议,他说秦国对六国的统一战争要两手并用,一方面使用秦国强大的军事力量,另一方面要不惜金钱,收买、贿赂、离 间六国的君臣关系。赢政采纳了他的意见,而且很奏效。这样,李斯又被秦王赢政提拔为客卿,客是指六国之人在秦国做官,卿是一个高等的爵位,也就是一个高级 的职务。客卿不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实职,是指六国的人在秦国做高级顾问。当然这个高级顾问很重要,再前进一小步,就能成为秦国的重臣。

    秦王赢政十年,吕不韦被免了相国,也就在当年赢政突然下令,驱逐所有在秦国任职的六国之人,李斯也在被赶之列,这就是所谓的逐客事件。秦国从穆公以来,一 向是网罗天下人才的,秦王赢政为什么突然间要驱逐六国人才呢?这个事实际上和一个国家有关,这个国家就是韩国。在昭襄王时期,有一个重要的谋士范睢曾 经向昭襄王建议,要实行一个远交近攻的方针,远方的国家要交往,近处的国家要不断对他发动战争,占领他们的土地。所以从范睢这个远交近攻的策略提出以后, 秦国就不断蚕食和他接近的韩国,韩国的领土不断缩水。韩国就要想办法保护自己的生存,韩国想什么办法呢?就是怎样才能耗费秦国的人力、物力、财力,让他不 能集中精力来攻打韩国。想来想去就一个办法,让秦国大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兴修水利工程。他们就派了一个间谍到秦国去,这个间谍叫郑国,是一个著名的水利 专家。郑国到秦国以后游说了秦王,说要修一条长达三百多里的水渠,从西向东,横贯整个渭北高原。水渠建好以后有两大好处,一是可以灌溉关中四百多万亩的土 地,解决了水利灌溉的问题。再一个,水渠携带了大量泥沙,可以淤灌盐碱地,改善土地质量,增加很多生产粮食的土地。

    于是,赢政就同意修建这样一条水渠,这个水渠后来就被称为郑国渠。但这个水渠正在修筑期间,郑国间谍的身份暴露了。秦王赢政非常生气,因为前面有嫪毐事件,有吕不韦事件,现在又发现郑国是间谍,心里比较窝火。这个时候,郑国就向秦王作了一个解释,说我确实是韩国的间谍,但是我来修水渠,修好以后对你秦国的农业非常有利,最大的收益者是秦国,秦国从此解决了粮食问题。赢政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就不再追究了,让郑国继续修这个渠。

    郑国是间谍的身份暴露以后赢政还要用他,因此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秦国的旧贵族想借着郑国这个间谍案发动一场逐客行动,把所有外来的人一律赶走。自穆公、 孝公以来,秦国一直在人才上实行的是个大战略,六国人才一律重用。但是重用六国人才的同时,带来一个负面影响。因为官位就这么多,如果给了六国的有才之 士,那么秦国的人,特别是秦国的贵族就失去了很多重要的职务。它是富了秦国,强了秦国,却伤了旧贵族,所以旧贵族就想驱逐六国的这些人。他们给秦王赢政说 了一段话:“诸侯人来事秦者,大抵为其主,游间於秦耳,请一切逐客”。说来秦国的人,都是为了自己国家服务,是来离间秦国的,应该一律赶走。当然,赶走的 人中间首选的不是一般的六国人,首选的是客卿,因为客卿占据高位,是他们攻击的主要对象。而这个时候,秦王赢政九年的嫪毐事件,十年免了吕不韦的官,紧接着又出现郑国间谍事件,所以秦王赢政也很窝火,加上旧贵族借机发力,赢政也顶不住了,就突然发飚,下令把所有六国来的人一律驱逐。

    李斯对这个事感到很愤怒,他在离开秦国回去的途中内心愤愤不平,就给赢政写了一封信,这封信就是中国历史上鼎鼎大名的《谏逐客书》。这个《谏逐客书》呈上 去以后,赢政看到了,于是立即下令停止逐客。李斯的《谏逐客书》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力量?因为它击中了赢政的三根软肋:第一,李斯指出,客卿对秦国有大功; 第二,逐客是重物轻人;第三,逐客是帮助六国。

    《谏逐客书》中最重要的是以上这三条,我们一条一条来说。第一条,李斯的原话是“客何负于秦啊”,有什么对不起秦国的?秦国几代有作为的君王,秦穆公用的 是百里奚、謇叔和由余,这三个人都是六国之人。秦孝公用的商鞅也不是秦国人、秦惠文王用的张仪、秦昭襄王用的范睢都是六国的人。如果没有客卿,也就没有秦 国的崛起,也就没有功勋卓著的秦国国君;穆公、孝公、惠文王、昭襄王都是因为有客卿的帮助,才成为秦国历史上的四座丰碑,这是历史事实。李斯把这个事实一 摆,就击中了秦王的第一根软肋。

    第二条,重物轻人。李斯很会说话,说秦国出产什么东西?六国的宝物秦王一个都不想放弃,像隋侯珠、和氏璧都不是秦国出的,但你秦王赢政都想得到。如果你只 要六国的宝物,天下其它的宝物就都不要了吗?对美女,无论是江南的美女,还是燕赵的美女,你秦王赢政见一个爱一个,你没有说不是秦国出生的就一律不要。对 宝物、对美女都不论国籍,唯独对人才要讲国籍,那你这个跨国公司还怎样经营?这话说的非常有分量,这是击中了秦王的第二根软肋。

    第三条,逐客的结果是帮助六国。因为任何一个时代,人才都是稀缺资源,秦国不要这些人才,那不是把他们赶到六国去吗?这些人才去帮助六国对秦国有什么好处?这又击中了秦王赢政的第三根软肋。最后李斯总结了一句话,说你这个逐客“此非所以跨海内,制诸侯之术也”,说你这不是统一天下的好办法。

    秦王赢政的软肋被击中后,我们再看赢政的表现,他于是立即下令,收回成命,把所有被逐的客再召回来。这件事,秦王赢政做得还是很不简单。我们一讲秦始皇, 就说他是个很残暴的人,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前期的秦王赢政是一个很有魄力、很有魅力的人。就这件逐客令收回的事来看,他需要有三条:第一是胸怀,如果没有求贤若渴的胸怀,没有统一天下的胸怀,就不可能收回命令。第二是眼光,如果没有识人之明,看不到李斯的才华,也不可能收回成命。第三是度量,因为收回成命就意味着自己做错了。我们知道,让一个人承认错误是很困难的,让一个身居高位的人承认错误更难,特别是让君王承认自己错了是难上加难的事。而赢政就收回这个逐客令,这说明,这个时期的秦王赢政头脑清醒,志存高远,胸怀博大,慧眼识人。

    逐客令被收回,第一个受益的人是李斯。在逐客之前李斯是客卿,逐客令收回以后,李斯由客卿改任廷尉,是主管国家司法机关的最高官员。李斯担任廷尉以后辅佐秦王嬴政,干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攻打韩国。《史记秦始皇本纪》有一段重要的记载:“李斯因说秦王,请先取韩,以恐他国,於是使斯下韩,韩王患之,与韩非谋弱秦”。说李斯担任廷尉以后,就向秦王建议要先攻韩,把韩国灭了,以此恫吓山东六国。韩王在这种情况下,就把平时不受重用的韩非找过来,计划怎么样才能削弱秦国。《史记秦始皇本纪》还记载,秦王赢政十四年,“韩非使秦,秦用李斯谋,留非,非死云阳”。说赢政十四年韩非出使秦国,秦国用李斯的计谋把韩非扣留下来,最后韩非死在秦国。还有一则材料,在《史记韩世家》里记载:“安五年,韩急使韩非使秦,秦留非,因杀之”。就是韩王安五年秦国攻打韩国,韩国就派韩非出使秦国,最后韩非就死在了秦国。这几条文献讲的都是同一个事实。

    李斯担任廷尉后,提出的第一个建议就是攻打韩国。没想到,这个建议竟然引发了一个历史疑案,那就是韩非之死。李斯也因为韩非之死背上了嫉贤妒能的历史骂名。那么,韩非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韩非为什么会命丧秦国呢?韩非之死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韩非是韩国的公子,也就是韩国国君的儿子,只不过不是嫡长子没能继位。韩非有口吃毛病,不会说,所以不能做说客,但是他很能写。他也是荀子的学生,是李斯 的同学。他们两人跟随荀子学习的时候,李斯曾自认为自己学得没有韩非的好,觉得韩非比他的才华高。李斯和韩非有一个很大的不同,李斯是楚国人,看见楚国不 行就立马转到了秦国。而韩非是韩国人,看到韩国不行他没有走,他非常爱国。他留下来劝当时的韩王,希望能变法图强,但韩王没有采纳。韩非没有办法就著书立 说,写了很多著名的文章,比如说《五蠹》、《说难》等等,这些东西后来被后人集合在一起,就是有名的《韩非子》。

    关于韩非使秦,《史记老子韩非列传》有一个记载,说韩非到秦国去的原因,是有人把韩非写的书带到秦国让秦王赢政看到了。赢政很喜欢,说了一句非常有名的话:“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秦始皇非常感慨,说如果我能见到这个人,能和他交往,死了都不遗憾。

    这话分量很重,我们都知道秦始皇是个非常怕死的人,他一生都在追求长生不老。他说能见到这个人,“死不恨矣”,可以想象他多想见到韩非其人。李斯告诉他 说,这书是韩非写的,此人在韩国,然后就让攻打韩国。打韩国的目的就是要韩非,韩国被打得没有办法,就把韩非送过来了。这个记载我不相信,它很有故事性, 但是不可信,秦王赢政再怎么是韩非的粉丝,也不可能为了一个人就去打仗。秦王赢政发动对韩国的战争,是统一天下的一个序幕,绝不是为了要一个人。我认为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的记载不可信,倒是《史记秦始皇本纪》的记载更可靠。应该说韩非是承载着国家存亡的使命出使秦国,最后被秦国所杀。

    当然韩非之死非常复杂,人们经常提到一个看法,说韩非到了秦国,李斯认为自己不如韩非,怕韩非将来取代自己,出于一种嫉妒设计杀了韩非。学术界这个说法非 常普遍,但是我不同意这个观点,我觉得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道理就在于李斯曾认为自己学的没有韩非好。但是这一点大家要看清楚,李斯仅仅是认为自己学的没 有韩非好,就一定要杀死韩非吗?这是或然关系,不是必然关系,所以这个看法我觉得不大能够成立,首先在逻辑上有问题。也有学者认为,李斯不是老鼠哲学吗? 他就是自私的,总想保住自己的位置,所以他怕韩非,这个说法也不太可靠。因为人都是变化的,李斯当年看到厕鼠和仓鼠的时候,实际上是看到了人生平台的重要 性。而李斯现在做了廷尉,和当年的情况大不相同,人们早年的一些想法和后来的一些想法是有变化的,心态心境差别很大,不能把老鼠哲学拿过来解释李斯一生所 做的一切,这是不对的。更重要的是,李斯这个时候正意气风发,朝气蓬勃,一心一意要帮助秦王赢政统一天下。李斯考虑的最大问题是让秦国利益的最大化,在这 个大框架之下考虑问题、处理问题,在这个框架下,杀韩非显然是对秦国有利的。我认为韩非作为韩国的公子,他的主张是保存韩国,我们简称为存韩。李斯的建 议,韩国离秦国最近,而且是六国中最弱小的,要统一天下必须首先灭韩。存韩和灭韩,这是政治见解上的重大分歧,这就是李斯主张杀韩非的最重要原因。韩非之 死关系到一个通天大计,那么这个通天大计是什么?我们下次再讲。

网友咨询

   当前内容没有咨询! 马上发布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