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名臣(21)文武全才阿桂

一键转帖: 分享杰策网至人人网  分享杰策网至开心网  分享杰策网至QQ空间  分享杰策网至新浪微博  分享杰策网至QQ书签  分享杰策网至豆瓣  分享杰策网至51  分享杰策网至Baidu搜藏  分享杰策网至Yahoo收藏  分享杰策网至Koudai分享  推荐给好友

说到阿桂,他可是清代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但是,在当今的中国,知道阿桂的人真的是大少了。阿桂,姓章佳氏,全称应该是章佳·阿桂。他出生于171797,也就是康熙五十六年八月三日,去世于17971010,即嘉庆二年八月二十一日。在阿桂八十多年的人生经历中,历经了康熙、雍正、乾隆、嘉庆四个皇帝,其从政时间则几乎贯穿了整个乾隆五朝的六十四年(包括乾隆做太上皇的四年)

    这个人不仅仅是大清王朝由勃兴走向鼎盛、再由鼎盛渐趋衰落的见证人,而且他还直接参与了其中的很多事件,这中间最让人难以评价的一件事情,就是阿桂对于乾隆皇帝晚年的宠臣和坤的纵容。

    乾 隆末年,阿桂面对和坤的贪婪腐化,身为乾隆朝重臣的他对于和坤的所作所为很是厌恶,终身不肯与其为伍。但是,尽管如此,阿桂并没有像历朝历代的忠臣那样去 冒着生命危险极力弹劾和坤。也就是说,他能够做到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与贪官同流合污就很不错了。而那个时候的阿桂,他的所作所为,也绝对影响着当时的 其他大臣——诸如刘墉和纪晓岚等人的所作所为。

    今天,我们的影视朋作品充斥着刘墉、纪晓岚等人与和坤斗智斗勇的故事,他们二人的正直形象已经家喻户晓,深人人心.刘墉和纪晓岚,已经是老百姓心目中“敢把皇帝拉下马”、誓与大贪官和坤斗智斗勇的“时代先锋”了。

    但是,回顾历史,回首往事,我们知道,那其实只是文人自编自导的一个个自我安慰的故事而已。当年连身为乾隆皇帝重臣的阿桂都不敢做的事情,刘墉、纪晓岚两个文人敢么?

    问题在于,阿桂身为乾隆朝的重臣,为什么不敢与大贪官和坤进行斗争?那还得从头说起。

    阿桂的姓氏章佳氏,是以地为姓.阿桂一家是古老的满洲贵族世家。根据《八旗满洲氏族通谱·卷四十》记载,阿桂的七世祖章佳·穆都巴颇早先居住在长白山俄穆和都鲁(也作饿穆和苏鲁、俄漠惠,是东诲女真窝集部属地,其地位于今天的吉林省敦化市北)后来,大约是在后金律立的1616年前后,章佳·穆都巴颜因为家里面人口众多,不得不迁居到了瓦尔喀什罗尔锦.这个时候,阿桂的先祖还没有与后金政权产生任何联系。

    阿桂的六世祖章佳·扎克丹巴颜(章佳·穆都巴颇的长子)又再次迁居到费雅郎阿(今辽宁新宾满族自治县旧老械,亦称费阿拉)。阿桂的五世祖章佳·瑚鲁瑚昌吉鼐(章佳·扎克丹巴颇的儿子)和清朝开始有了联系。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加入八旗,属于正蓝旗,此后,章佳.瑚鲁瑚昌吉鼐的众多子孙开始在中枢和八旗中任官。

    阿 桂的曾祖父为雅尔泰,事迹不详。阿桂的祖父阿思哈,我们根据阿桂的孙子那彦成编写的《阿文成公年谱·卷一》和《八扭满洲氏族通谱·卷四十》综合分析,可以 知道,阿思哈曾任三等护卫.阿桂的父亲阿克敦,是这个家族中地位最为显赫的人了,正是他,为这个古老的家族奠定了辉煌的基业。

    一 般说来,我们基本相信这样的观点,在清朝,八旗子弟“专重骑射,风尚质朴.不以文事争能,故起家科第,驰声艺苑诸人,大都不甚显贵”,也就是说,八旗子弟 起家的基本途径是通过在战场上立功,而且只有这样,才能成就一番显赫的事业;只有这样,这个家族的事业才能世代相传.通过科举考试的途径起家的,大多数很 不容易熬出头来,更甭提什么成就一番显赫的事业了。

    阿桂父子却是这中间的少数例外——他们都是满洲人中以文起家、科考入仕、能文能武的朝廷重臣。

    根据《八旗通志·卷一二五》、《八旗通志·卷一二六》记载,阿桂的父亲阿克敦在(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中举人,(康熙四十八年)中进士,根据(清 史稿·阿克敦传》记载,中进士以后的阿克敦,在仕途上可谓是一帆风顺:在地方官任上,曾经担任过广东巡抚、两广总督;在京官任上曾任兵部侍郎、刑部尚书兼 掌院学士、协办大学士;此外,他还曾经多次代表皇帝出使朝鲜和厄鲁特蒙古.在战场中,他也是多次立功;在学问上,则更是声名显赫,著有《德荫堂集,十六 卷.最后在太子太保任上致仕,死后谥号文襄。

    阿克敦曾经在考官任上与刘统勋一道录取了日后声名显赫的纪晓岚,这也成为他一生中一个光荣的亮点,关于这个方面的情况,我们可以参看前面关于纪晓岚生平事迹的介绍。

    另外,阿克敦曾经在刑部尚书任上干了十多年。在这个任上,他有很多心得,在(清史稿·阿克敦传)的结尾,就记载着这样的一件事情:一日,阿桂侍,阿克敦曰;“朝廷用汝为刑官,治狱宜如何?”阿桂曰:“行法必当其罪,罪一分与一分法,罪十分与十分法.”阿克敦怒,索杖,阿桂惶恐求教。阿克敦曰; “如汝言.天下无完人矣!罪十分,治之五六,已不能堪,而可尽耶,且一分罪尚足问耶?”阿桂掌刑部,屡举以告僚属云。

    仔细想一想阿克敦的话,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现在,似乎都是很有道理的。远的比如说,康乾盛世时期清朝皇帝治国方针的变化:康熙晚年过分宽仁,雍正皇帝又纠之以严,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根据《清高宗实录)记载,乾隆登极伊始则宣称“治天下之道,贵得其中”。阿克敦在刑部尚书任上的方针,则恰好符合这个折中之道,所以他一直为乾隆帝所欣赏。

    近的比如说,我们现在的交通对于违章人、车的处罚:如果交通法规过于宽泛,很有可能造成人人视交通法规为儿戏的出现;如果交通法规过于严厉,则很有可能造成大量交通肇事逃逸情况出现。

    但是,问题在于,这宽严之间的度是很难把握的火候稍微掌握不好,就很有可能造成犯罪分子尾大不掉或法不责众现象出现。之所以评论这个道理,是因为阿桂和阿克敦的学生纪晓岚对于日后的大贪官和坤为非作歹的行为的放纵,就应该与阿克敦的长期熏陶教育有很大关系。阿桂出生于1717年,是阿克敦的独生儿子。根据《清代名人传略》记载,1723年阿桂开始读家塾,他的师傅是沈彤,沈彤是方苞的弟子,江苏吴县人,是当时著名的经学家、桐城派作家,著有《周官禄田考》一书.阿桂在沈彤的教育下,先后成为廉生,贡生,到1735年他十八岁的时候,成了国子监的大学生。1738年参加科举考试,中了举人,开始走上仕途。

    阿桂在刚刚走上仕途的时候,任大理寺丞,后来升至吏部员外郎,充军机处章京。在仕途上,阿桂与其父亲阿克敦一样,也是能文能武,智勇双全。

    在阿桂长期的军事征战生涯中,最为重要应该就是三次出征大、小金川了。

    乾隆十三年(1748)冬,乾隆皇帝命令八旗大军出征大、小金川(今四川西北部地区),内大臣、兵部尚书班第出督军饷,阿桂从参军事。

    根据《清史列传·阿桂传》的记载,前线的清军大将、川陕总督张广泗围困住了金川叛乱头目莎罗奔,但是莎罗奔依靠地理位置和以逸待劳的双重优势而拒绝投降,张广泗久攻不克。在此情况下,乾隆皇帝命令大学土讷亲前往大、小金川地区经略军务,同时起用岳钟琪为四川提督进行配合。这个时候,讷亲与张广泗两个人对下一步的战略问题产生了分歧。乾隆皇帝先后召讷亲、张广回京,以失误误军机罪将二人处决。与此同时,岳钟琪就此事告发阿桂“勾结张广泗,蒙蔽讷亲”。结果,阿桂被逮捕追查。

    根据《清高宗实录》记载,第二年,也就是17496月 阿桂获释,乾隆下谕说:“阿桂随往军营办事,年少无知,自干罪决,固应按律重惩,但伊系司员,原不过以供驱使,其获罪之处,与贻误军机者有间,情有可原。 伊父阿克敦因子犯罪,深知惭悔,办理事务,甚为黾勉,且年高仅有此子,拘系图圈。别无朝夕左右之人,联为垂悯,著加恩将阿桂从宽释放。交与阿克敦严加约 束,毋许稍有滋事。”

    注意,在这里,乾隆皇帝明确说明,之所以释放阿桂,完全是因为身为朝廷重臣阿克敦只有阿桂这么一个儿子。这对于青年阿桂来说,应该是个多么大的打击呀。第一次领兵出征大、小金川地区就落得个如此的结果,应该说也让年轻阿桂增长了不少的见识.

    乾隆二十九年(1764),乾隆皇帝命令阿桂由伊犁将军调署四川总督,代替临时回京的总督阿尔泰。阿桂在大、小金川地区巡视之后,了解到土司朗卡与绰斯甲布等打内战之后,很快又回到京师复命。

    阿桂第三次介入金川事件是在1779(乾隆三十七年)。此时,大金川土司朗卡已死,其子索诺木与小金川土司泽旺之子憎格桑结伙反清。当时,四川总督阿尔泰征讨无功,乾隆皇帝命阿桂署四川提督,随副将军、理藩院尚书温福进讨。

    八旗军队原拟先攻主犯小金川,暂置大金川于不顾。阿桂旗开得胜,连克巴朗拉、达木巴宗及资哩山、阿喀木雅等寨。与此同时,松潘总兵宋元俊也收复革布什咱,八旗军队与叛乱军队双方形成对峙之势。

    根据《清高宗实录》记载,这年二月,乾隆催促温福三路进攻,势必要诛杀叛酋。阿桂被授参赞大臣,自西路阿喀木雅前攻。僧格桑及索诺木均派人至清营请罪。沮福奏请饶索诺木不死,乾隆皇帝下令“一并擒获”。

    17725月, 总督桂林在墨垄沟失利,阿桂即被派往南路统兵,与温福、丰升额所串西路、北路兵各当一面。阿桂率领南路精兵,跋山涉水,攻取碉寨,连战皆捷,至十二月初已 经攻占了信格宗和美诺两地.与此同时,温福也率领郡队占领了听郭宗,憎格桑逃入大金川,其父泽旺被擒获,小金川全部荡平.乾隆皇帝高兴地说:“贼巢已破, 我武维扬,阿桂调度有方,懋著劳绩.”小金川既已荡平,八旗军队遵照乾隆皇帝旨意,准备立即进攻大金川,1773年正月,阿桂 由当噶尔拉,温福由功噶尔拉,丰升颧由绰斯甲布分路攻向大金川心腹之地噶拉依和勒乌围.六月,风云突变,由于温福疏防,其所率主力一军在木果木遭到突袭, 清军惨败,温福中枪阵亡。这个时候,大金川地区的叛乱分子听说副将军、理藩院尚书温福阵亡的消息之后,抵抗更加顽强.与此同时,小金川诸部也明显感到了当 时的形势似乎对大金川更加有利,于是再次发起叛乱。就在这个时候,阿桂被任为定边将军,这是他第一次军大主帅。阿桂受命于危难之秋,他十分冷静地调出南路 之师,合原有及新加这部队,迅速重新占领了得而复失的小金川地区。这个时候的乾隆皇帝对于阿桂部所取得的战果非常满意,夸奖阿桂说‘‘阿桂此次办理,事事 妥协,甚属可嘉。……统办进巢实堪依任”,而且还迅速提升阿桂为定西将军。更有甚者,乾隆还把顺泊年间铸造的定西将军印授予阿桂,希望阿桂“迅奏朕功”

    阿 桂果然不负众望,从九月末至卜月初的七天时间里,他迅速平定了小金川所有地区.为了准备一鼓作气再度攻取大金川,他做了详细的军事部署:一是备足粮草;二 是利用“以番治番”政策,对于归顺清朝的民众给予赏赐;三是在军事上探明道路,利用没有参加叛乱土司牵制大金川地区的叛乱土司。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1779年 正月,阿桂将大军分为三队,每队各五千人,从布朗郭宗进发,第一队由海兰察率领,第二队由色布腾巴勒珠尔率领,第三队则由阿桂亲自率领。大军先克其左右, 继克罗博瓦山,转而去实就虚,攻占日则口,继攻逊克尔宗,小金川土司曾格桑的被杀,大金川土司献其尸求和.此后,阿桂率军继续迅速挺进。到17752月, 大小金川全部扫平,捷报传到京师,乾隆皇帝不等阿桂班师,特地解下自己使用的黑孤腿黄马褂,下令将其赏赐给阿桂。他还说,“此次平定金川实皆阿桂一人功 绩,深堪盛尚”.阿桂回京途中,乾隆皇帝亲自率领文武官员到良乡迎接。胜利之师到达京师之后,乾隆皇帝又亲赐美酒和紫辗及四开楔袍,还下令在紫光阁画像纪 念,井将阿桂列为平定金川五十名功臣的第一位。

    乾隆二十年(1755),长期闹独立的漠西蒙古(又称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发生内讧.乾隆皇帝决定利用这一太好时机,彻底粉碎准噶尔部的叛乱势力。

    阿桂奉命与蒙古亲王、定边副将军成衮札布讨伐辉特部首领阿睦尔撒纳的叛乱.不久,叛军全线溃败,阿睦尔撒纳本人乘夜带随身侍从八人投奔沙俄,不久因患天花病死异域。不巧的是,1756年初,阿桂的父亲阿克敦病逝。阿桂回京丁忧后,因奇情而再次登程参与平定漠西蒙古(喀尔喀蒙古)和托辉特部的首领青衰杂L的叛乱,之后阿桂受命驻防科布多。1758年,漠西蒙古土尔扈特部的首领舍楞又叛逃俄罗斯,阿桂主动协助大将兆惠追击。

    在上述行动中,阿桂都先后受到了乾隆皇帝的赞赏。

    清朝时期的“回部”,并不是今天人们通常说的回族,而是指居住在天山南麓的维吾尔族.所谓“和卓”,是阿拉伯语的译音,意为“圣人的子孙”.所以,凡是和卓都认为自己是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袖的后裔.

    那么,中国怎么会有“和卓”呢?在 中国境内出现的第一个和卓的名字叫做玛墨特,相传他原来生活在撒马尔罕,十六世纪的时候,他迁居到了今天的南疆地区.玛墨特深得当时南疆地区的实际统治 者、蒙古察合台汗后裔的信任。玛墨特死后,他的两个儿子在宣传教义上产生分歧,长于伊敏创立了白山派,次子依沙克创立了黑山派,两个握别之间经常发生冲 突.十七世纪中叶的时候,白山派阿柏克和卓求助于漠西蒙古准噶尔部的首领噶尔丹,噶尔丹借机控制了天山南麓.后来,白山和卓阿哈玛特起事反抗,被击败后, 他的两个儿子布拉尼敦、霍集占一起被软禁起来。

    后 来,清军在平定漠西蒙古准噶尔部的叛乱过程中,将布拉尼敦,霍集占救出,让博罗尼都统治天山以南,让霍集占在伊犁掌管当地的维吾尔族.他们俩就是我们历史 上的“大、小和卓”。大、小和卓在清朝的帮助下从阶下囚一跃变为天山以南地区的统治者,但他们却忘恩负义,先后背叛了清廷.先是1757年小和卓霍集占在天山南麓的库车打着“反对异教徒”的口号煽动反清叛乱,宣布成立“巴图尔汗国”,自称“巴图尔汗”,正式与已经统一新疆的清朝中央政府决裂。不但如此,霍集占还攻占了喀什噶尔、叶尔羌、和田、阿克苏等地区.

    在此情况下,大和卓布拉尼敦也经不住扛热的宗教蛊惑,最终沦为叛乱首领,这就是我们历史上的“大、小和卓之乱”。

    清朝对付“大,小和卓”的办法是“先软后硬”,先振招抚使前去招降,但小和卓将招抚人员全部杀害。这样一来,清朝就完全将叛军置于不义之地。

    1758年秋天,清政府派出兆惠为首的四千平叛大军,先后攻占叶尔羌和喀什噶尔。但是,遗憾的是,两名叛乱祸首大、小和卓逃亡.在这种情况下,乾隆皇帝急忙命令兆惠迅建率领诸将追歼,以免放虎归山.1759年夏,阿桂在霍斯库鲁克与副将军富德会师之后,率领三路大军中的左翼,继续追击叛匪。

    霍集占兄弟仅携妻妾等数百人逃往巴达克山,在清军的逼索之下,巴达克山国国王苏勒坦沙将大小和卓擒住处死,同时遣使向清朝表示归附.至此,平叛工作“大功告成”.

    1760年年底,乾隆皇帝大力表扬五十名征西功臣,阿桂名列第十七位。同时,阿桂的画像还被挂在紫光阁里面,画像上面还有乾隆皇帝亲自写的赞词:‘阿克敦子,性颇捷敏。力请从戎,宜哉惟允。身不胜衣,心可干城。楚才继出,为国之桢。”

    乾隆皇帝认为,新疆地区的叛乱被彻底平定后,还应该继续在伊犁驻兵,以求长泊久安.乾隆二十四年(1759)九月,阿桂在新疆地区的叛乱被彻底平定后,也奉命前往南置,守卫阿克苏这个“回部”重镇。

    但是,这干军万马,要想长期驻扎在伊犁,那得需要多少开销啊?别的不说,单说粮草这一项,就得需要多少啊?

    阿桂到达阿克苏这个“回部”的聚居区,率先办理从阿克苏向伊犁驻军运送粮草的任务,随即阿桂建议实行屯田,得到乾隆皇帝的欣赏。乾隆皇帝随即命令阿桂率领驻防兵丁·护送回人往伊犁管理屯田事务”,“专办耕作营造事宜,务使兵丁回人乐于从事”。

    阿桂从伊犁地区的海努克古城(今察布查尔县海努克乡北偏东约六公里处)试行屯田,成为伊犁屯田“经始”者。在阿桂的组织和各族军民努力下,伊犁的屯田当年即获得成效,仅三百户维吾尔族农民屯田所收谷石,“接济前后驻扎官兵,及厄鲁特人(蒙古族),回人(维吾尔族)二千余口,可至来年五月”,一下子解决了当地军民的吃饭问题。

    为了逐渐扩大伊犁地区的屯田规模,最终达到伊犁全境清军自给有余的目的,1760年秋,阿桂在乾隆皇帝支持下,实行了以下多项措施:第一,实行民电,准许维吾尔族人民屯田;第二,实行军屯,增派官兵驻防屯田;第三,在伊犁河谷次第建城设县;第四、备足屯田所用的牲畜。此外,1788年初,阿桂在乾隆皇帝支持下,还制定了屯田章程:甲缺宜均齐,钱粮宜画一,员缺宜变通,产业宜均分,家口宜量给养赡。后来,清政府又把内地的大批犯人发遣到伊犁种地,交给屯兵看管,每人种地十二亩,年交粮六石.这是伊犁军民粮食的另一个重要来源。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1761年秋收时,八百户维吾尔族农民“合算每人收谷四十石”,绿营兵“屯田八千亩,收获大小麦、黍、粟、青棵等谷,共二万七千一百石有奇”.到1767年,大批维吾尔族农民在伊犁河两岸垦荒种地,定居了下来。他们生产的粮食,除自己食用外,每年以粮赋的名义向当局交粮十万石左右,成为伊犁军民粮食供应的主要来源。1782年, 据伊犁将军伊勒图向清政府报告说:当地由于屯田连年丰收,仓库里储存的粮食达“五十多万石”,“足可备放三年有余”,陈陈相因,以致发生霉烂。粮食问题的 解决给伊犁经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当地的畜牧业、商业相应也发展起来.伊犁九城也先后建成,成为伊犁军民守卫西北边疆的主要据点。

    一时间,伊犁“如内地,数千里行旅晏然”,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社会安定、繁荣的景象。在这次完成把伊犁建成新疆政治、军事中心和反对外来侵略坚强堡垒的任务中,毋庸质疑,阿桂是有“经始之功”的。

    1768年,乾隆皇帝下令,“阿桂在军营殊为出力,且在伊犁办事亦甚妥协,着加恩将阿桂一族由正蓝旗抬人上三旗。”与此同时,阿桂的官职也进一步得到提升:在军机处行走、八旗都统、署伊犁将军等等,不一而足。

    同年,阿桂开始担任京官——在军机处行走。此后,直到1797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阿桂一直担任京官,而且是越做越大:1780年开始,阿桂成为首席军机大臣、内阁首辅。

    在阿桂担任首席军机大臣、内阁首辅的时候,正是乾隆晚年,大清王朝已由盛转衰,诸多社会矛盾逐渐激化.阿桂为了解决这种种矛盾做出了自己的努力:

    一、经济上,兴修水利。从1779年到1789年,阿桂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先后主持修建了十多处水利工程,阿桂也逐渐成为了治河专家,他的足迹遭了大半个中国。

    二、政治上,放纵和坤。乾隆晚年,乾隆皇帝开始宠信和坤.面对着和坤的贪婪,阿桂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态度,任其发展。

    对于和坤,阿桂只做到“不与(和坤)同直庐,朝夕人直,必离立数十武。和坤就与语,漫应之,终不移一步”.

    三、文化上,领衔编书。1777年,阿桂充任《四库全书》馆总裁,开始成为《四库全书》编写组的领导;1779年,阿桂等又奉旨编修《盛京通志》;1781年,阿桂又领衔编撰了《平定两金川方略》.嘉庆二年(1767),阿桂逝世。嘉庆皇帝作诗悼念说:“帝念功勋旧,朝廷重上公.将星落霞表,箕尾见云中。函丈仪曾侍,纶扉望最隆。路人知感泣,不愧世家风.”

网友咨询

   当前内容没有咨询! 马上发布咨询